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暴雨将至

  2025年,七月。

  天空的云就像是垒起的棉花,一朵朵,一层层,灰色暗沉,空气越来越闷燥……

  河里的鱼儿也不咬钩了。

  “要下雷暴雨……”

  王奔赶紧收起鱼竿,提桶回家。

  昨晚天气预报里是多云,手机上也是,结果……

  天气预报也不准了。

  “奔奔钓鱼呢?”

  “哎~”

  “收获怎么样?”

  “就几条,勉强够一盘。要下雨了,赶紧回!”

  “是啊,得赶紧回了!”

  回到庄上,雨还没有下……

  王奔心里不禁暗道一声,老天给力,没有让自己淋雨,成为落汤鸡。

  然而很快他便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停电了!

  在这七月大热天停电,不是要人命吗?

  晚上要怎么过?

  家门口,王爸王建国正陪着王妈在前屋乘凉。

  “爸~”

  “嗯。”

  王爸伸头往桶里瞅了瞅,不禁调侃:

  “你蹲一天就钓这几条鱼?”

  “我钓着玩的,又不是专为鱼。”

  王奔辩解道。

  “你真闲!”

  王爸突然眉头皱了皱:

  “你真不回金陵了?”

  “嗯,不回了,就在家里,也挺好。”

  王奔将鱼提到妈妈跟前。

  “妈,看,这是我今天钓到的鱼。”

  “!”

  王妈好奇伸头看了看,手招了招。

  “啊~~啊~~~”

  “今晚烧鱼吃啊!”

  王奔冲王妈道。

  “啊啊~~”

  王妈咧嘴笑了,口水不停的往下流。

  这不是馋的,是不自觉,张开嘴就会流……

  三年前王妈还是一个健康、强势、性格如火的人,突然一天摔倒,进了医院,然后……

  仅仅两年,就彻底瘫了。

  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连话都不能说……

  每每看到王妈这个模样,王奔的心里都是刺痛,纠成一团。

  其实原本是可以避免的,早有征兆,但是……

  当进医院时,脑中血管已经堵塞大半,治不好了。

  现在基本就是活一天算一天,或者将希望寄托于——奇迹……

  “一直待在家里怎么行,能有什么出息?”

  王建国不同意王奔的决定。

  “你妈在家里有我照顾,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工作好,找个媳妇早点结婚就行……”

  “嗯~”

  王奔点点头。

  “在家里我也能找到工作找到媳妇。”

  “你……”

  王建国眉毛竖了竖,又放下……

  孩子大了,有自个想法,说不动了。

  不过,估计最多也就在家待两个月。

  以他的性子怎能待得住?

  此时刚下午三点,还不到做饭时候。

  王奔拿出手机……

  结果一看,没信号!

  ‘今天真是怪了,停电了,手机也没信号……’

  王奔抬头看看。

  天依旧阴着,云层更厚了。

  ‘难道是云层太厚,挡住信号了?’

  无聊的王奔只好翻到下载好的小说看了起来。

  《宇宙职业选手》

  番茄写的,很好看,上瘾!

  四点钟。

  王奔起身做饭。

  因为没电,就在煤气灶上煮米饭,然后煎了盘鱼,又炒一盘豆角黄瓜。

  随便炒,也没什么讲究。

  黄瓜、豆角都是自家园里种的,多的吃不完。

  当然,味道其实也还不错。

  王爸先打饭喂王妈……

  王奔一个人吃……

  因为停电,电视没法看了,手机里的电也得存着点。

  所以王奔早早躺下,一个人思绪飘飞。

  回来差不多一个月了,麦子收了,水稻也插上了。

  接下来没什么事情,是该找份工作了。

  到县里找个武馆……

  或做私教……

  再或者自己办个班……

  不知不觉人就睡着了。

  “啊——”

  半夜,王奔突然一阵心悸,从梦中惊醒。

  “呼——呼——”

  王奔大口喘息,胸口剧烈起伏。

  “汪汪!”

  “汪汪!”

  “汪汪!”

  外面,全村的狗都好像疯了一样,狂吠不止。

  为漆黑的夜增添了几分神秘、阴森和恐怖。

  “!”

  王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起身来到窗边。

  除了黑,什么也看不到。

  “叫什么叫?再叫打死你!”

  邻居起身,呵斥自家的狗。

  “啊——”

  楼下王妈也被吵醒,在哼叫。

  “没事儿没事儿,睡觉睡觉~”

  王爸打开手电,安抚,哄睡。

  只是作用不大,外面狗吵闹的太凶。

  稍后……

  “啪——”

  “啪——”

  天空中突然银蛇起舞,电闪雷鸣。

  并越来越密集……

  “哗啦啦——”

  终于积攒了一天的暴雨倾盆而下。

  如天倾,如银河倒卷……

  不过总算为炎热的夏季带来了一丝丝凉意。

  “!!”

  但王奔的心里依旧慌慌的,只觉浑身不自在。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台风?

  地震?

  还是……

  没有睡意,直到凌晨四五点,暴雨没了,不过天没晴,依旧阴沉沉,细雨连绵。

  电没来,手机还是没有信号……

  王奔心中那份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

  好似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绝对的大事!

  有可能惊天动地……

  “静心!静心!”

  王奔努力调整自己,放空身心,在屋里站桩、练拳。

  只要练拳就好了。

  王奔从小练拳,差不多二十年,早已成为本能。

  很快王奔便沉浸入拳法中,再无其他杂念烦扰。

  不知不觉天亮了。

  也没亮……

  这一天都飘着雨。

  王奔也几乎没出门。

  吃饭、练拳、做饭……

  第三天,依旧下雨,没来电,手机还是没信号。

  王奔练了一上午拳,然后去邻居家打牌。

  “对A!”

  “要不起!”

  “对2!”

  “炸!”

  ……

  “出事了!出事了!”

  下午三点,本家连山叔跑了进来。

  “今天我开车去县城,想逛逛买点东西,没想到县城也停电了,整个沂县都停了。

  而且,我听从市区回来的人说,市区也停了。

  整个鹏飞市都停电了,手机没有信号!

  你们说这是什么情况?

  是要DZ……

  还是出了什么问题?”

  “!!!”

  一屋子人都面面相觑。

  村里停电不算什么,镇里停电也不算什么。

  甚至县里停电都不算什么。

  但是若整个市都停电那就有问题了。

  大问题!

  毕竟现在可不是以前,电力充足,不发生超级大事情绝对不可能这样大面积停电的,所以……

  出事了!

  一定是出事儿了!

  大事儿!

  一股特别的气氛在蔓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