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章 游湖

作品:职业祭天|作者:维度论|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22-05-14 16:09:28|下载:职业祭天TXT下载
  这日,杜心五刚好全乎,张布衣在一次看病之余,似乎无意间听闻城外大佛寺香火灵验,有逛庙会的意思。

  工作半个月,虽然乐的如此的朱晴儿也确实有些累了,发现这点后,软磨硬泡的让张布衣‘无奈’的同意了去大佛寺上香,大凑热闹的意思。

  次日一早,同和堂门口,朱家的马车早早就到了。

  片刻,张布衣和杜心五走了出来。

  杜心五如今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了,加上昨日晚上,张布衣仔细的给其收拾了一下,今早更是进行了勉强的化妆易容,整个人已经大变样了。

  虽然说不上多帅,但是因为身材高大,健壮,面容刚毅,全身透着成熟男人的味道,和之前不修边幅的样子,截然不同,宛若两人。

  除非极其亲近的人来,才可能发现和昨日是同一人。

  “这位是?”撩开车门,坐在马车上的朱晴儿看着陌生的杜心五,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堂兄陈杰,昨日才从外地回来,我想着将他一人丢在家不好,所以干脆叫去一道逛庙会了。”张布衣淡然的回道。

  朱晴儿闻言,看了一眼杜心五,就没了探寻的意思,对着张布衣道:“那就上车走吧!”

  张布衣闻言顿了顿,也仿佛忘了避讳,带着杜心五,坐进了马车。

  驾车的是个壮汉,迟疑了一下,最终什么也没说。朱晴儿身边的丫鬟小菊,也是欲言又止。

  见杜心五坐在车门口后,没了其它举动。因为了解自家小姐那离经叛道的性子,男女有别这等话语,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就这样,杜心五当门神,丫鬟当木桩,张布衣和朱晴儿宛若没人般,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车上聊着。

  这大小姐如今似乎越来越喜欢和他聊天了,总觉得有种找着知己的感觉。而有意如此的张布衣,也娴熟的找着对方感兴趣的话语,其乐融融。

  大概前行了大半个小时,才来到城外大佛寺,本次的目的地。

  因为正处一月一度的庙会时间,众人来到时,这里已经有非常多的人了,好不热闹。

  张布衣下车后,下意识的停下了身形,看向了一个方向。

  “那是东瀛人的车辆,没啥好看的,乍一看稀奇,熟悉了也就没啥了。”朱晴儿顺着张布衣的目光,看了一眼,不在意的道,“走吧,咱们去逛庙会!”

  言语间,拉着张布衣的衣袖,就往庙会里钻。

  张布衣不做痕迹的和杜心五对视了一眼,对方悄然的点了点头,落在了队伍坐后面。

  张布衣则跟着朱晴儿,进了庙会人潮中,两人身后,带着一群护卫跟班,远远的跟着。

  郎才女貌间,男子面露无奈的走着,女子兴奋的各处地方跑着,倒是有了那么几分,公子小姐出游的味道。

  ······

  “陈连舫,昨日可是你自己答应来逛庙会的,这才不到一个时辰好吧!”半天后,大佛寺一处偏角,朱晴儿柳眉倒竖的看着张布衣,娇恬的道。

  张布衣一脸不行了,坐在路边石头上,任凭朱晴儿推拉都不想动弹了。

  听着朱晴儿的话语,张布衣有些翻白眼的道:“拜托,我的大小姐,一个多小时了,兴奋劲咱急就算还没过,也该停一停,给我留口气啊!”

  言语间,张布衣是真的很无奈。这女人逛街的本事,看来是上下几千年就开始修炼了啊,早就成精了!

  “不嘛,你快点起来,这才逛一小半,你就这样。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往日看病一整天,也没见你多累啊,今日这才一会儿,你就摆个死狗样,给谁看嘛······”

  张布衣坐在路边,一幅不行了的架势,朱晴儿言语间,不断的推嚷着。话语未完,张布衣突然皱了皱眉,山顶处似乎发生了不小的骚乱。

  原本很无奈的张布衣,眼中微光一闪,随即道:“要不,咱们去游湖吧,听闻这大佛寺半山的有缘湖,景致很不错?”

  朱晴儿闻言,看了看热闹的庙会,迟疑了一下,道:“那·····行吧,待会儿回来再逛。”

  “那行,坐船游湖去!”张布衣似乎瞬间来了劲,两人再次有说有笑的向着目的地而去。

  片刻,大佛寺半山腰,有缘湖畔。

  当张布衣他们来到时,杜心五悄无痕迹的融入了队伍最后面,察觉到的张布衣,悄然的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

  “这位公子,你们确定不要船夫?”湖泊的渡口,一个老者看着张布衣几人,再次确认的问道。

  几人将目光看向了张布衣,张布衣笑道:“不需要,虽然不太会,但是游个湖还是能撑过来的。”

  “那行吧,要是实在不行,公子只需在湖中像我等示意,静候片刻,我等自会来接应!”老者看着张布衣几人的打扮,特别是朱晴儿那身洋装,恭敬的道。

  “行!”张布衣很是干脆,从善如流的微笑回应道。

  言罢,众人就踏步上船。

  “啊······”

  张布衣前脚上船,朱晴儿后脚就想跟上。但是因为跟的太紧,这时船刚好因为张布衣的上船举动,在摇晃,朱晴儿一个落脚不稳,就往湖里栽倒而去。

  张布衣下意识的回身,一把搂住了对方的腰间,将其拉了回来。然后不大的乌篷船,摇的更剧烈了些许。

  张布衣就紧搂着对方,努力稳住身形。鼻尖传来了淡淡的幽香,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儿,四目相对间,两人都有些愣然。

  “啃···咳···”

  这时,旁边传来了丫鬟小菊的咳嗽声,两人如惊弓之鸟般分了开来。

  朱晴儿面色微红,没了那兴奋劲,低着头,坐在了船上,看着湖面景色。张布衣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拿着撑杆,来到了船头。

  这时,杜心五和四个跟班,才陆续的上船。

  乌篷船不大,但是也不小,至少六个人也不显得拥挤,张布衣看着五人,道:“坐稳了,开船了!”

  言语间,张布衣一撑杆,小船就平稳的荡出!

  中级学徒的他,前世还玩过撑船,所以掌握起来,并不难。

  小船荡漾在湖上,清雅的环境,让众人内心都有些宁静,张布衣却突然来了兴致,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微扬。

  “你笑什么?”一直看着他的朱晴儿,开口问道。

  “响起了一段有趣的故事,一曲不错的曲子。”张布衣微笑的回道。

  “你还会曲?”朱晴儿诧异的道,言语间,双眼盯着张布衣,这个对她来说,极为神秘、有趣,又说不出来感觉的男子。

  张布衣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偏头看了看,将乌篷船上的船家草帽取下,带在了头上,看上去更像船夫了几分。

  “啃啃······”

  清了清嗓子,一边撑船,一边开唱。

  “哈啊啊~~~,哈啊啊~~~,西湖美景,三月天唉,春雨如酒,柳如烟哎······”

  调子对于前世可能有些老,但是对于现在,却有些新奇,曲中似乎还说着一段故事。

  青山环绕、湖中碧波荡漾,少年人泛舟湖上,唱着古怪的调子,一时间,宛若一幅古代山水图,徐徐展开。

  朱晴儿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双眼有些迷离。

  这个起初让她感觉很冷漠,接触后,发现又很随和,了解后又很神秘的少年,似乎有了解不完的变化。

  新奇而神秘,特别吸引她的,是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离经叛道,在他那,都不过是习以为常罢了。

  对自己的那些离经叛道,他不是攀附下的忍让,不是故意结交下的忽视,就是理所当然的认同,本该如此的习惯。

  甚至,对方明明很守规矩,却总感觉他似乎比自己更离经叛道。

  可是,大夏真有这样的男儿么?

  真不要女子三从四德,待字闺中?

  不在意女子抛头露面,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追求?

  朱晴儿听着曲,脑海中念头翻飞,眼前的人,不知何时,越发的清晰了起来,似乎就那么的映入了脑海。

  ······

  “故事很不错,可是不太美,不好,我不喜欢!”许久,张布衣唱完曲,又大略的讲了白蛇传,朱晴儿皱眉的道。

  张布衣笑了笑,没有为此争辩,道:“或许吧。”

  言语间,乌篷船已经来到了岸边,众人一个个开始上岸。

  “这下歇息的差不多了吧,咱们再去逛庙会!”一上岸,朱晴儿瞬间又活跃了起来,拉着张布衣的衣袖,就往前面跑。

  本一脸惬意的张布衣,面色又是一苦,带着无奈的跟上。

  但是当众人来到前山,发现庙会似乎已经散场,还有不少的人,在被一群黄皮军装的倭寇拦着,一一做着什么排查。

  张布衣不做痕迹的看了杜心五一眼,对方跟在几个跟班中,微微摇头示意,让张布衣略微放心后,他皱眉道:“这是怎么了?”

  朱晴儿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看了身后一个护卫一眼。那人心领神会的向着一旁,有人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