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九章 麻醉引发呼吸抑制

作品:四合院:从偶遇娄晓娥开始|作者:抬头zzZ|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2-05-14 16:09:17|下载:四合院:从偶遇娄晓娥开始TXT下载
  此时,贾东旭已经因失血过多产生了休克的反应,脸色惨白,嘴唇也没了血色。

  而且,伤口处剧烈的疼痛也在不断折磨他的神经,苦不堪言。

  这一刻,贾东旭极度恼火,为什么这吊带没有包裹好钢筋,为什么就能让它们脱落!?

  垃圾吊带,就是因为这些垃圾东西,才让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不行,得让工厂赔偿我!

  贾东旭把所有问题都归结到工具身上,但他压根没想过,要不是因为自己图省事,不按规章制度办事,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另外一边,见唐云天整理好了绷带,陆良拿过消毒棉,蘸着医用酒精擦拭伤口,进行消毒。

  “唔!!!”

  在酒精的作用下,贾东旭疼的全身抽搐起来。

  感受着身体的痛楚,他死死盯着眼前之人,哆嗦着说道:“陆...陆良,你TM是不是在伺机报复我。”

  “你...”

  “啊!!!”

  听到贾东旭这时候还这么有精神,陆良故意加重了力道,引得对方发出一道杀猪般的惨叫。

  贾东旭被陆良这一下治的不敢再吱声,只得老老实实躺在地上接受治疗。

  随后,在唐云天麻利的动作下,贾东旭的大腿根被绷带死死扎住,出血速度也肉眼可见的减缓下来。

  这样一来,虽然伤口处的流血减缓了,但整个左腿的供血也会严重不足。

  如果救护车来的不够及时,可能这条左腿就得被放弃了。

  见伤口稳定下来,陆良朝易中海点了点头,后者见状,拿起手持切割机朝钢筋切去。

  “嗡~”

  手起刀落之下,两根插入肉里的钢筋被直接截断。

  处理好这些问题后,众人又陷入了焦急的等待之中。

  趁此时机,杨厂长来到陆良身旁,“同志,这个工人的情况怎么样,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吧?”

  陆良吸了口气,淡淡说道:“目前还不能确定,要看救护车什么时间能到。”

  “咱们厂没有手术的条件,必须要拉到市医院去。”

  杨厂长不愿就这么干等着,大手一挥,“咱们厂里辆排车,先把这位受伤的工人送到厂门口去,节约时间!”

  又过了十多分钟,红星轧钢厂门口,市医院的救护车姗姗来迟。

  一位身材较胖的男医生迅速从车厢内跳出,来到担架上的贾东旭跟前,观察起情况。

  陆良在一旁介绍起情况,“病人失血过多,左腿大腿根部的钢筋应该是插到了大动脉,需要尽快处理!”

  “至于右腿的伤势,并不致命,但也不能小瞧。”

  “我刚才观察了下插入小腿的钢筋,锈迹明显,而且有些潮湿,要小心有破伤风的可能性。”

  那胖医生听到后,点了点头,“嗯,你们前期的处理非常到位,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他配合着随车的护士将贾东旭抬上车后,又看向陆良,“对了同志,今天我们医院里的病人有些多,你们医务室能不能调派个人手,过来给我们帮帮忙?”

  “只需要今天就行。”

  闻言,陆良转过身和唐云天等人交流了下,几人简单商量之后,便决定让陆良前去。

  虽然后者来医务室的时间不长,但这几天下来,他的医术已经完全得到了大家的肯定。

  “嗯,那好,我就先过去帮个忙。”

  ...

  几十分钟后,朝阳医院。

  陆良看着周围满满的年代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这是他来到这个时空后,第一次进到这种大医院。

  胖医生将贾东旭送到手术室后,便匆匆出来,想着和陆良说一下目前的工作,可刚说没几句,麻醉护士便匆匆忙忙跑了出来。

  她看向跟前的主治医生,神色慌张的说道:“范医生,不好了!”

  “我刚刚给这个病人做麻醉,但是他出现了呼吸抑制!”

  “呼吸抑制!”

  听到这个消息,被称作范医生的胖医生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这好巧不巧的正好遇到抗拒麻醉剂的重病患者。

  事实上,如果镇痛药物过多,是可能会引起到呼吸中枢抑制,导致呼吸抑制的。

  刚才这位麻醉护士在进行麻醉时,忽然发现病人的呼吸急促,便及时停了下来,赶忙向主治医生说明情况。

  陆良听到这个消息后,也很意外,没想到居然如此巧合。

  但手术迫在眉睫,贾东旭身体抗拒麻药的事情也必须得到解决。

  诚然,陆良前世在语文课本的一篇教材中见过一位不打麻药就进行眼科手术的将军,但这种情况少之又少。

  毕竟,能有这种魄力和毅力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再者说,即使能像将军那样挺住不麻醉完成手术,就真的对机体好吗?

  而像贾东旭这种情况,已经完全昏迷过去的病人,还有打麻药的必要吗?

  以陆良前世西医的经验来看,即便是贾东旭现在已经昏厥过去,但麻醉依然是完全有必要的,而且原因还很多。

  一是需要保证病人机体或手术脏器处于制动状态,这样医生才能精细地进行手术。

  其次,不同病人对疼痛的耐受程度,即个体所能忍受的疼痛强度和持续时间不同。

  这方面的个体差异很大,每个人疼痛阈(能感受的最小疼痛)都不一样,有的人对疼痛耐受性大,有的则痛觉超敏或痛觉过敏。

  万一贾东旭在昏迷的过程中,由于下体的巨大疼痛而产生反应,那对手术的影响将会是非常可怕的。

  除去这些原因外,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机体的应激反应。

  应激反应是机体突然受到有害刺激的一种防御机制,通过神经系统的反应,引起一系列的激素的释放,这些激素再作用于机体各处引起不同效应。

  适量的应激反应对机体是有保护性的,过度则对机体造成伤害。

  手术中的应激源多且强度大,如手术操作、失血、缺氧、血压剧烈波动和疼痛,都可能引起机体强烈的应激反应。

  而麻醉任务的其中之一,就是要消除患者这种过激反应(阿片类药物通过抑制神经反射而消除后续反应,吸入麻醉药可能有器官保护的作用等)。

  若扛住麻醉,使机体处于强烈的应激状态,疼痛等因素将导致产生大量炎症因子,当超过机体的调节能力,启动瀑布式炎症级联反应,则使各器官脏器受损,如应激性溃疡,急性肺损伤、急性肾功能不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