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五十三章:【1vs3】

作品:穿越诸天做土匪|作者:你是穿越者|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2-04-19 09:21:24|下载:穿越诸天做土匪TXT下载
  一路走来,小拓跋已亲手杀戮六百人,何曾有一位部落首领敢去女帝面前多嘴半句?

  相反,倒是不乏大部落首领,为他亲自牵马,恭送出境。

  如此可见,他的社会地位, 于北莽境内,已达到了怎样的高度。

  那些血雾所化之血珠,及骨头渣子,挥洒之间,五十余位北莽骑士,便身死当场, 一击毙命。

  见此,小拓跋并未暴怒当场下达杀令,反而托着腮帮,歪脑袋望向徐千秋,笑眯眯道:

  “你是南朝哪个州的春秋遗民?

  不如今后,做我的假子,如何?

  我保证你这辈子,就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在北莽,有权贵喜好收纳假子风俗,与离阳王朝义子相似。

  不过,地位往往只比奴婢稍高一些。

  年轻人恩威并济,笑了笑,轻描淡写说道:

  “我知道,你们这些春秋贱民有些无谓的骨气,若是不肯答应,杀光这群牧人后,就拿你开刀,埋入黄沙,剥开头皮, 浇灌水银。”

  徐千秋微微摇头,笑道:“你的速度也太慢了些,我已经在此等你三天了。”

  闻言,盘膝坐在马背上的狐裘狼帽青年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抬手,作势要抹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随后,盯着猎圈中的白衣公子,询问身边的锦袍魔头道:

  “回回何时到达?”

  老人眼神熠熠,嘿笑道:

  “一刻以后。

  难得这等无知美味送上门,小主子这趟不亲自出手?”

  年轻人撇嘴道:“今天心情好,我还在考虑,是收他做假子,还是剥皮曝晒。”

  老人骑马出列,问道:

  “那老奴先陪他玩一会儿?”

  小拓跋轻轻点了点头。

  拓跋家族,以淬炼体魄,而称雄北莽。

  武道基石,打得无比牢固。

  这位年轻男子,自幼便被父亲带往极北之地的冰原,凿洞潜水闭气,常年躺冰而眠。

  相较于道教的养胎道法, 由内而外, 返璞归真。

  拓跋菩萨的练体之法,则属于反其道而行,由外而内。

  可以说,一品四境,其中金刚,指玄,天象,拓跋菩萨每一次踏境,都堪称当之无愧的北莽第一人。

  虎父无犬子,这名在北莽自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的世家子,也一样出类拔萃。

  否则,也不会有小拓跋的称号。

  十大魔头之一的老仆,飞身而起,一掌攻来。

  徐千秋面不改色。

  魔道高手只觉自己这用了七分力的一掌,似乎拍到了棉花之上。

  在三尺之外,被一团无形罡气尽数化解,心道不妙,正要回身而撤,不曾想,却已来不及了。

  方才他出掌几分力,原封不动尽数反弹回来。

  自己打自己!

  气机涌动,迅速化解,才不至于太狼狈。

  却也无功而返,被自己力道震飞,退回马背之上。

  见状,小拓跋顿觉此人有些本事,终于出手。

  腰间悬挂刀剑,刀出鞘,破空而来。

  转瞬即至!

  手中莽刀,与罡气两相碰撞,小拓跋有种错觉,自己全力一击,似汇入汪洋大海,只是溅起一点点涟漪。

  不待他作出反应,那霸道一刀,竟分好不少,反弹而来。

  全力出手,故而不及回援。

  谷蓷

  胸前衣衫,被自己的刀气,瞬间撕裂出一道血痕。

  若非拓跋家族以练体著称,加之父亲从小对自己大力培养,只怕方才一刀,自己便一身死。

  嘴角渗血,抬起袖口,轻轻将其抹去,小拓跋咧嘴,笑意阴冷。

  突然,地面轰然炸开,犹如平地惊雷。

  一只头顶生彩冠的巨蟒,冲出泥土,咬向徐千秋。

  帐篷之中,二公子徐凤年终于明白了这两人的身份。

  北莽十大魔头,排在第七的彩蟒锦袖郎!

  此人年幼时,曾被弃于山野,不知被何物养大,天赋异禀,自幼便能知晓禽兽言语。

  年轻时下山,便以豢养珍禽异兽著称于世。

  不过,壮年时,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去道德宗禁地偷一头幼年麒麟。

  被北莽国师,一指击碎脊柱,功力尽失。

  如此境况,仍被他东山再起,再入金刚境。

  若说武道一途,已不可能再次晋升指玄,但,因为饲养猛兽众多,与人对敌搏杀,几乎不需亲自出手。

  驾驭凶物,让人防不胜防。

  当年,一条蛇冠七彩的母蟒,在化龙之际,不知为何,尚未腾云驾雾便已死去。

  被此人剖腹,挖出三卵。

  经过孵化,得三条幼蟒。

  喂食无数丹药,及百种血肉,经二十年催熟,最终,体型只比成年母蟒差一线。

  如此,才让他成为十大魔头里,排名犹在谢灵等人之前的魔头。

  另外一人,端孛尔回回,位列北莽魔道十人第六。

  此人与借助外力的彩蟒锦袖郎有所不同,他是靠雄浑战力。

  号称龙脊熊肩。

  是草原之上,首屈一指的搏击高手。

  不知多少角抵国手,皆被他拦腰折断。

  短打直进,势大力沉,拳罡几如雷鸣,闪转腾挪,威猛无比。

  方才一掌,他只用了八分力。

  这两人,皆是金刚境高手,天下一品,榜上有名。

  那生冠彩蟒,是珍奇凶物,除蟒皮刀枪不入外,更有龙象之力,不知多少武夫,死在蟒身盘绕下。

  两人身份,徐千秋自然知晓。

  挥袖之间,徐千秋轻松击退蟒蛇袭击。

  小拓跋,名为拓跋春隼,扭了扭脖子,翻身下马,缓缓走向徐千秋,笑道:

  “有意思,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么个绝佳的刀桩,我要慢慢玩儿。”

  说罢,腰间刀剑,同时出鞘。

  然后招了招手,对那帮早已呆立的骑兵吩咐道:

  “擒察儿,不要去管这些牧民,拉开猎圈,守住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每二十五骑为一队。

  若这位公子侥幸逃出圈子,不管用战马撞击,还是拿命填补空缺,只要拖延他的脚步,你便就算立了大功。”

  大部落首领擒察儿,还真怕拓跋小公子要他率领部落骑兵,去进行与自杀无异的搏击。

  既然只是外围游猎,这不算难。

  于是,立即带着剩下二百五十骑兵,游曳在两百步之外,以防徐千秋逃脱。

  拓跋春隼,锦袍魔头,以及端孛尔回回,呈现三足鼎立,互为引援的态势,无形之中,将徐千秋困在其中。

  占尽天时地利,拓跋春隼开始出招。

  刀剑合璧!

  一手拖刀,一手挥剑,冲向徐千秋。

  莽刀之上,不断有紫丝萦绕,隐约间,已有了宗师风范。

  拓跋春隼的刀法,简洁朴实,刀势,皆是直来直往,少有花哨技巧。

  显然,这是脱胎于战阵杀伐。